第一卷 快男岁月 第一五一章 那毕竟不是我自己的电影

    《窃听风云》和《长江七号》在票房榜上的你争我夺,也引来了大家的新一轮观影热潮。

    在首周过去之后,票房增长速度也彻底慢了下来,在经过了第一周的疯涨之后,票房也逐渐显现出一些疲软的态势来。

    尽管如此,《窃听风云》的票房仍然还在进一步增长之中,第二周的时候,《窃听风云》的票房突破了8000万,已经达到了预期的目标。这对于近年以来越来越显疲软的港产电影来说相当难得。从现在看来,《窃听风云》

    的票房要过亿也是轻轻松松的事情了,只是看什么时候能够突破而已。

    这几日,全国各地炮竹阵阵,人们都沉浸在新年带来的意味里,苏黎可以在家里待到大年初四的时候再走。农村过年和城市不一样,一年到头大家都很忙,不可能有十五天的过年时间来挥霍,所以他们也只能抽出三天时间好好休息而已。

    所以,等到大年初四的时候也就过完了年。

    这一天是大年初二,2月5号,苏黎下午的时候和苏淮一起去家后的小庙里献饭,苏黎时这些事情的态度历来都是半信半疑。神神灵灵的,他的态度就是敬鬼神而远之,所以在这样的献饭仪式中,他自己做起事情来倒是一丝不苟。从苏淮十五岁之后,这些事情很多时候就是他们两兄弟负责了。

    “你来弄吧……”苏淮把提篓给了苏黎,苏黎点点头接过来,完成整套过程之后,苏黎忽然说:“我们去上面走走吧…苏淮看了一眼苏黎所指的方向,点了点头。

    这是一个长满了绿草的斜坡,斜坡一直扑盖到这座山峰的底部,在这片硕大的斜坡之中,充满了一些长得很像薰衣草一般的蓝色小花,还有其他各种各样五彩缤纷的杂色小花。

    在斜坡地底端则是一片湛蓝色的湖泊,不算太大,但静美得动人。

    兄弟二人坐在斜坡的顶端,天空蓝得好像颜料涂的一般,渐渐变为垂暮地太阳正往他们身后的山峰中渐渐沉坠。清风欧过,杂草和鲜花在风中摇摇曳曳,好看极了。

    在斜坡的另外一面是一片很大的茶地,这几年茶价很贱,这片茶地的管理也有点松散起来。

    苏淮指着茶地,笑道:“还记得吗?那次爸追着你跑,就在这片茶地上……我还给你挨了两个土块。”

    苏黎也微微一笑,那都是十一岁的时候了,那个时候他跟着几个狐朋狗友在街上喝啤酒、腰间别一个十多块钱的劣质放音机,带着个破耳机,里面放着陈星的《大西北》招摇过市。那天在自己和其他人喝酒的时候被老爸给看到了,当时是在同学们面前,他老爸也给了他一点面子,没有怎么说他,不过回了家之后就不一样了。

    然后苏黎从家里跑出来,他爸在后面追,一面追还一面抓起土块往前面砸,只是苏黎躲闪得相当灵活….,想到这些往事,苏黎忍不住轻轻地笑了笑。要说小学时候他还真是一个绝对的好学生,而且是那种老师很喜欢但同学不喜欢的那种,他每天躲在当老师的爸爸的书房里看书,和大家有点格格不入。

    而初中刚刚开始的时候他也跟一群孩子做过一段时间的叛逆少年,但后来也逐渐循规蹈矩,之后就是那一殷段大家都有过的记忆。

    “还记得的……”苏黎笑了笑,说道:

    “不过小学时候我也没少给你打过掩护,记得那次你跑去上面水库里烧牛屎引蜜蜂那次……”

    听到这些儿时的记忆,苏淮摇头苦笑了一下,小时候他自己是孩子王,所以他那个性格甚至有点封闭的弟弟就成了他头疼的人物。只是小时候的苏黎总是在不知不觉中会划清和一些其他人的界限,也是在苏淮的影响下才会和其他人一起玩玩,拥有一些农村孩子应该有的记忆。

    因此,苏黎在很多东西上并不缺乏童年的回忆一一弹弓打鸟、田里捉田鸡、掏鸟蛋、养猫头鹰、偷偷去玩水、和大家一起玩石子等等。想到这里,一时间回忆有点儿绵长,仿佛晒干的甘草一般,散发出淡淡的甜昧。

    苏淮看着这样的弟弟,也有点儿被岁月所沉醉,人的长大还真是在倏忽之间,转眼间,就好象那麦地里的小麦一般,一茬茬就忽然变成了金黄色。他微微思考了一会儿之后,忽然说道:“我去接你那天还看了一下《窃听风云》,那种味道真是让人沉醉,剧情张弛有度,布局巧妙……都有点不敢相信那剧本是你写的……”

    听到苏淮忽然转移到这个话题的时候,苏黎啊地一声,愣了愣神,不过他看了一眼远方,看那横贯起伏的群山在湛蓝的天空下呈现出一种略带蓝色的炫目光芒。惊愕过后直接说道:“确实是我写的……没想到你也看了……你不会是在网吧看的枪版吧?”

    苏淮没有理会他的玩笑话,而是继续说道:“你的《夜店.超市》杀青了吧?”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苏黎有点儿略微的内疚一一苏淮对他的情况一直部很关心,甚至有种如数家珍的程度,但是他自己却对哥哥目前的状况几乎是一无所知。他回答道:“是的,2月2号那天杀青的,接下来就是后期制作了。”

    “真是那样……看你应该也很有信心,还有一个多月前你和我说过的金融计划,你真的长大了。而且也在离我越来越远。”

    “啊……”苏黎有些惊诧,连忙说道:

    “没有啊……我哪有离你越来越远?”

    不过这么一说之后,苏黎在心中思考了一番最近的作为,还真是离家人在一些方面中越来越远了。在家里看到父母和哥哥嫂子一起搓麻将他在旁边还会偶尔半真半假的说一句真是没有追求的人,看来自己的心态也在不知不觉中有些改变。

    至少,他和自己的哥哥基本上就没说过那些事情。当然,人也总是这样越分越远的,就例如亲兄弟,从小时候亲密无间到长大之后的渐渐疏远,这些事情都让人难以避免。不过,最重要的还是那种心态,即便你不和他们在一起,但也总要有种血脉相连的感觉。

    想到这里,苏黎补充道:“我知道了……我最近一个人总是很忙,打电话的时间也少了很多,其实有的时候压力也大得让我会忍不住骂娘。但我不太想把这些事情告诉你们,让你们也陪我担心,至少我知道你身上的压力也不小…”

    苏淮点点头,然后说道:“其实,我自己也没怎么和你说过我的事情。甚至就算是你嫂子的事情也基本没和你怎么提到过,不过你那句话说得对,兄弟之间,首先还是要成为朋友,很多事情你也不用害怕我担心。埘于父母他们你可以不用说那些压力太大的事情,但对我完全没有必要那样,我们都长大了,也知道这个社会的艰难,很多事情就不用老是自己一个人抗的。”

    苏黎笑了,看着漫山遍野在风中低头的小花,他点点头道:“我知道了。

    这一天的谈话让苏黎也心有所悟,而他在家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过了大年初三,初四那天他就要回京城进行《夜店.超市》的后期制作了。

    离开家的时候,不知不觉有点伤感,清晨的山村里起雾了,白白的雾气笼罩在一大片如画的山峦起伏之中。

    乘摩托离开的时候,雾气在绿意莹然的树丛间点点升腾着,道路下边是一条安静地小河,流淌出这片记忆深重地土地,也许将会冲出这片层峦叠嶂,在远方找到奔腾的江河。

    苏黎的嫂子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而是二十三岁左右的女孩也还有一些追星情节,真正看到了苏黎的时候忍不住尖叫了一声。不管怎么说,现在的苏黎在中国也真算是大红大紫了。

    这些天他在家里也有一些附近的十五六岁的孩子怯怯地登门拜访,看到苏黎之后自然又是一番震撼,苏黎基本上也满足了她们的要求。农村这个地方,亲戚关系交错纵横,基本上找到他的人和他都有一些亲戚关系。

    回到京城的时候一阵寒风吹来,将苏黎从那个北纬二十三度的地方重新拽回陷入严冬的京城。下飞机之后他有点承受不了这样的寒冷,飞快地回到了自己的有暖气的住处,开始取暖。

    《窃听风云》的一列列数据也很快飞入了自己的脑海之中,苏黎看着那种飞速增长的票房,不禁在心底里暗暗昨舌。

    根据他在剧本上的利润分红的比例,苏黎大约能够从《窃听风云》中拿到30万左右,这对于现在在资金上捉襟见肘的苏黎来说无疑是相当重要的。

    然而,在经历了最初的兴奋之后,现在苏黎的心也逐渐淡下来了,尽管《窃听风云》上映之后情势喜人。但如果苏黎仔细看看这部电影的影响,其实除了那真正的票房收入和苏黎因此得到的一些在编剧方面上的荣誉之外,自己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帮助。

    是的,尽管《窃听风云》的一切都让人觉得震撼,但这毕竟不是自己的电影,真正的收益和他关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真正属于自己的电影那应该是《夜店.超市》,那部电影从抄写剧本到后来的筹措资金,做前期拍摄准备,然后邀请演员,再到之后的拍摄完毕……这每一步上都凝聚着苏黎的心血。

    这才是真正属于他的电影,即便是从利益上来说,《夜店.超市》的所有投资人都只有苏黎一个,也没有和演员、导演签订过票房分红的条款,所以,这部电影的利润全部都是自己的!

    现在的电影一般和发行院线基本上能够实现在票房上的五五分成,所以,如果说苏黎的这部电影票房能够有500万的话,他自己就可以获得其中的250万,基本上就能够收支平衡。

    当然,票房应该是不止500万的,毕竟原版的《夜店.超市》狂收了2300万票房,而且那还是在一些客观因素诸如盗版、平民阵容的影响下才有些票房下滑的。

    但苏黎他们拍出来的《夜店,超市》已经克服了原版电影的一些BUG,在一些笑点排练上也有所加深,导演的选择上也没有和原版一般是由八零后导演拍摄的,而是一个经验丰富的导演拍摄而成。

    另外一方面自然就是人气问题。

    《夜店.超市》刚刚杀青的时候,苏黎就在自己的博客上吼了一声,接着不知道有多少粉丝在后面跟帖表示自己一定要去看。

    对于一部电影来说,票房的高低和上映前人们的关注度是有很大关系的。而《夜店,超市》这部电影,在开始上映之前就因为苏黎的关系而获得了很多关注度。《窃听风云》的口碑与票房齐飞更是让人对苏黎编剧的电影投入了极大的关注,在这几个因素的影响之下,苏黎的《夜店.超市》不获得很多关注那才怪昵!

    最后是客观因素,有了张毅谋的帮忙,《夜店.超市》的盗版方面的问题就不用太操心了,至少要等到电影上映之后才会出现盗版,那样也就保证了更多的人选择进入电影院来看电影。然后是上映院线的问题,原版《夜店.超市》如果能够得到更多的上映院线的话,相信他们的成绩还会更上一层楼,在这方面,苏黎也有着张毅谋的帮忙。

    所以,林林总总地原因下来,这部电影的关注度绝对不会低,票房高不高就要看电影本身的质量了。

    《夜店,超市》所有镜头均已拍摄完毕,影响电影质量的因素全部集中到了接下来的后期制作之中。

    后期制作也比较重要,因为如果剪辑不好的话,也许会剪烂一部电影,至于剧中的一些比较短暂的特效,那个东西苏黎交给了李闲,他一个人就可以做出来。

    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尽快将电影剪出毛片来,经过进一步被加工之后把《夜店.超市》变成真正的电影。

    从二月八号这天开始,苏黎和吕终飞、加上那个吕终飞请来的剪辑师就开始了这段将一大堆杂乱无童地镜头剪辑成一部电影的过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