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快男岁月 第一章 娱乐外挂

    苏黎的手心微微沁出了汗珠,在手掌的搓揉之下仿佛要与手心肉融为一体,周围观众或欢呼或喝彩或嬉笑怒骂的声音不绝于耳,蜂拥如浪。苏黎紧张地看了看自己的号码牌,再一次确定了自己将要在这个选手之后立刻上台接受命运审判地现实。

    从小到大已经遇到过太多的挑战,但从来没有这次那么紧张。这里是快男成都赛区的最后一战,如果能够从这舞台之中脱颖而出,他就能够前往那个所有人摸爬滚打之中最向往的全国大赛的舞台。

    他有时想象自己被星光包围,天地间挥洒着无数地星光璀璨,仿佛要把他揉碎在这片灿烂之中;有的时候他又觉得自己终于被驱逐出这片梦想的舞台,被打回原形,重新过着自己普通人的生活,在夕阳足够灿烂的下午,偶尔对着绚烂的晚霞回忆起自己曾经是快男成都赛区五十强的往事,这种患得患失地感觉快要把他揉碎。

    他知道自己的唱功估计很难在这片舞台上生存下来,他本来就是半路出家,他参加这个舞台,完全只是为了一个人,他进入这个舞台本来就是一个玩笑。但是已经走到了这一步,离那个梦想的人越来越近,那种很可能被淘汰的心情就完全成为了扼住命运咽喉地那只健壮有力的大手。

    在一年前,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川大大一社会学的学生,有着一副未经开发,但相当出色的嗓音,顺带着有着不高不矮不胖不瘦地身材,有着一张清秀帅气的脸庞。而就在那年,他看到了快女杨沁婷,那个极近辉煌地舞台之上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女人。她在众人欢呼簇拥,诸事缠身之中高傲如同一只天鹅,优雅若脱泥莲藕。然后,苏黎就无可救药地迷上了那个笑容至静至美,脸庞清丽摄人神魂地女生。

    然后,就为了这个啼笑皆非的原因,他为了和那个叫做杨沁婷的女生认识,就这样义无反顾地踏上了这个舞台,他的目标就是登陆全国舞台,获得那个能够认识佳人的机会。

    但是,作为一个没有经过多少训练的人,他也知道自己的斤两,他也知道自己能够进入成都赛区五十强都已经是一种上帝的安慰了,凭自己的唱功想要进入从五十中挑出十个来参加的全国大赛估计难如登天。

    排在他前面的那位选手正在演唱孙楠的《风往北吹》,穿透力十足地声音在广场中久久回荡,这种饱含磁性的声音很快就征服了所有观众,纷纷为他加油呐喊。

    苏黎在淡淡地苦笑,自己不可能击败他的,估计自己的这个美丽而天真地梦境也就要夭折在成都赛区了。

    正在他准备黯然收场地一瞬间,脑袋中忽然如遭重击,接着,脑子里传来一阵痛楚,脑海深处忽然冒出来一段精神烙印,这段烙印并非话语,而是一种纯粹的精神气息,你只要感受到了就能够明白其中包含的意义。

    而这段精神烙印包含的意义就是——宿主认证成功!绑定成功!开启体验技能,空谷天籁。

    (技能介绍:空谷天籁,嗓音技能,持续时间为30分钟,在这段时间之内,宿主能够获得超越目前嗓音优美程度210%的能力,试用状态中持续时间为8分钟。状态:已启动。)这段精神烙印立刻让苏黎脑袋一懵——这是怎么回事?

    接受任务:认证试炼,任务介绍:宿主通过比赛,从小组胜出进入成都唱区十强,进入全国大赛。

    任务奖励:100点积分,全面绑定巨星养成系统。)

    这个精神烙印地神奇立刻让他犹入梦中,脑袋昏昏沉沉,连召唤他上台的声音都没有听到,还是旁边的蒋楠用手拐了一下他,这才猛然反映过来。

    “不管了!反正这也是一桩意外收获……有作用就好,没有作用也就那样!”苏黎下定决心,作为当代年轻人,他自然也看过众多网络小说,所以对自己脑袋中忽然出现的东西并没有太大的恐慌,再说现在也轮到了自己上台,时间根本不容许他多想。

    深吸一口气,苏黎开始踏上这座舞台,身后是几道淡淡地嘲讽目光。

    苏黎作为一个半路出家的人,在这些天和其他选手的朝夕相处之中,早已经习惯了这种目光,这些人都以专业自诩,认为苏黎就是个半吊子,和他一起唱歌简直就是一种对音乐的污染,更何况,这一路走来苏黎仿佛有老天庇佑般顺风顺水?

    “你还推他干什么?让他就这样错过自己的演唱好了……”蒋楠身边的李易对他有点儿埋怨地说着,蒋楠道:“没办法啊,他这样下去丢的是我们所有人的脸。”

    “也倒是……反正也就忍他这么最后一次了,今天他一定会被涮出舞台的。”

    “所以啊,稍安勿躁吧,让评委来做这次裁决。”这些人对苏黎的恶感已经越来越深,他们一定要在今天把苏黎驱逐出这个快男的舞台。

    苏黎走进了狭长的通道,遇到了刚刚下台的陈轩宇,看得出来陈轩宇正在压制自己的不屑:“苏黎,快点吧,大家都在等你呢,这才什么程度呢,就开始耍大牌了?”

    苏黎没什么可解释的,也就朝他笑笑,然后跟着工作人员走出通道,来到了真正的舞台中央。

    你可能很难理解那种感觉,当你从通道之内走出来,来到舞台上的那一刹那,豁然开朗,黑暗到光明的分界竟然如此简单明了,以至于让你在短暂的瞬间就仿佛从地狱来到了天堂。台下传来整齐划一地传呼声,灯火交错闪耀,极近辉煌,你就处于灯光最集中的地方,而观众们的欢呼声仿佛让这片空气完全凝滞,你甚至觉得自己每次前行都是劈波入海一般艰涩。

    就是这种感觉啊!当那种所有人关注目光都放在你身上的时候,你仿佛就被放到了显微镜之下,仿佛整个世界也已经黯然失色。

    听到那些整齐划一呼唤你的声音,你终于在这个苍茫的世间找到了自己存在的价值。

    这一路走来,苏黎总算也有了些粉丝,其中更多的还是川大的学生,他们大多数家在成都,特意赶过来为自己的校友加油。苏黎朝着他们挥挥手,这引起了一片更加绚烂的呼声。

    留在场上的是那个男主持,看着苏黎的目光也有点儿恼怒,这个家伙刚刚在召唤他的时候竟然半天不出来,他到底准备干什么?

    所以,他有点儿恼火地小声抱怨:“你在干嘛?刚刚不是叫你了么?”

    “抱歉抱歉……”这些天的经历早已经让苏黎把这个词语说得娴熟无比,而除了苏黎的粉丝之外,整个体育馆的所有人似乎都对苏黎有点不爽。

    五个评委已经纷纷到位,他们中间有三个人是陈轩宇的拥护者,虽然说他们都有着对音乐歇斯底里地热爱,但是在具体实施过程中总会有种对某些人的偏爱。而对苏黎这个不会弹吉他,不会弹钢琴,唱功不怎样只能靠一门好嗓音的普通人,看到他竟然一路过关斩将地来到了成都五十强,这让他们对这个家伙深恶痛绝。

    今天看到他竟然在主持人召唤之后好一会儿之后才出来,这些人心中的恼火更加炽烈,准备接下来点评的时候算算总账,让他直接下不来台。

    所以,今天的苏黎注定被孤立了,当他站在舞台上的时候,仿佛整个世界已然离开,自己粉丝的欢呼声也慢慢地充耳不闻,苏黎只剩下一个话筒,他们要孤独地面对整个世界的诅咒。主持人很快恢复了自己的心情,开始读自己写在纸上的话:“苏黎,今天是对你来说比较关键地一场战役,你有信心么?”

    “说实话,我没有信心,我只能尽自己的努力做到最好。”即便他已经被整个世界孤立,但他仍然不愿放下嘴角边的笑容。这丝微笑仿佛舞台上的一阵微风,逐渐消散了舞台上那扭曲的灯火辉煌。

    “好吧,那祝你好运……”主持人并不想和苏黎有太多言语交集,所以他开始说道:“下面有请六号选手苏黎给我们带来的歌曲——《东风破》。”

    主持人缓缓退后,让苏黎完全暴露于灯光之下,粉丝们地欢呼声在不断传来,这给苏黎增添了一种更多的勇气,就算是为了这些不离不弃的粉丝,自己也没有了退路。

    灯光闪烁,旋律在体育馆中逐渐响起。

    伴随着旋律的节奏声,张辰站在了舞台正中央,天上星光闪烁,与地上的灯火交相辉映,熠熠生辉。

    拥抱这片星光吧!只有这才能够接近心中的那个梦境,正如这首旋律苍凉忧郁地歌曲一样,充满着离愁别恨。

    “一盏离愁_孤单伫立在窗口

    我在门后_假装你人还没走

    旧地如重游月圆更寂寞

    夜半清醒的烛火_不忍苛责我

    一壶漂泊_浪迹天涯难入喉

    你走之后_酒暖回忆思念瘦

    水向东流_时间怎么偷

    花开就一次成熟_我却错过……”

    苏黎话音刚一出口就把自己吓得一跳,同时也把所有人吓了一大跳——他的嗓门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尽管以前的苏黎嗓门也很优雅,但是从来没有像现在那样优美过,这种优美之中带有一种离愁别绪的悲凉,声线中不仅仅有着周杰伦声音的那种优雅而大方,同时也增加了一些苏黎自己特有的声调。整首歌听起来被苏黎注入了一种特有的苍凉,仿佛让人们触景生情,就生活在了那个让人撕心裂肺的离别场景之中!

    所有的人都呆了,包括评委,包括蒋楠,李易……所有人都发现他们仍旧错估了苏黎,那个半吊子的野路子!

    只有苏黎的粉丝那边,他们的为苏黎欢呼的牌子耀眼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