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晴同归】大结局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是我哥哥的人。”龙向晴才不理会龙御文,她曾经很固执的认为自己就是龙向阳的人。

    龙御文那时候气的就捧起龙向晴的脸乱啃,被龙向阳看到后一顿好打。

    龙向晴看到龙御文呆住了,就轻推了他一把:“御文,你怎么了?”

    龙御文终于回了神,往龙向晴那里看了一眼,轻声回答:“没事。”

    白青青给自己的爹地妈咪打了电话,跟他们说这件事情不能够这样就算了,但是白家原本就是个低调的主,把事情闹开了反而让大家的面子上都过不去,就说还是息事宁人吧,再说龙家的势力也是大家都知道的事,虽然说不知根知底,却也能猜测个大概。

    但是白青青不能够罢休,直接就以自己妈咪的名义给龙家发了封信,信中的大概意思就是让龙向晴必须要跟白成俊结婚,一定要给所有人一个交待,否则两家人的面子上都难堪。

    龙向晴当然不愿意,她轻笑着说:“看来白青青是要跟我动真格的了。”

    “那你想怎么办?”南宫雪看着龙向晴,她也一直在为她的事情焦心,也不知道龙御文最近到底有没有起色,是不是已经记起来了。

    “既然他们一定要逼我结婚,那我就结婚!”龙向晴一不做二不休,想着干脆就跟龙御文结婚算了,反正大家都很期待。

    “你跟谁结?”龙向阳也在一边问,剥了两个桔子,给南宫雪和龙向晴一人一个。

    “当然是跟御文结了!”龙向晴说的理所当然,“这两天他对我的态度稍微好些了,估计是想起了什么事情吧。”

    “你确定?我看他对谁的态度都那样。”龙向阳说的很无奈,他总是在想,早知道他们两个人没有血缘关系,那小时候就随他们,现在也不用来这一出了。

    龙向晴被龙向阳说的也有点泄气,看着南宫雪说:“我现在还真是可怜了。”

    “你也别太急,说不定事情没那么复杂的。”南宫雪安慰起龙向晴,又说,“或者我们想想办法激刺他一下,没准就什么都记起来了。”

    “给他脑袋上来一棍子,估计就全记起来了。”百里轩在一边开着玩笑,有点点幸灾乐祸的味道。

    “你别开我的玩笑好不好,在说认真的。”龙向晴心里急的要命,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召集的家庭会议。

    龙御染轻叹一口气:“不然,就生米煮成熟饭?”

    “你这是哥哥说出来的话嘛?”端木烨假装替龙向晴不高兴的轻打了龙御染一拳,又劝起向晴,“你也别急,不然就先结婚,后面慢慢地让他想起来。”

    “先结婚!?”所有人都瞪大了双眸,一起盯着端木烨看。

    “你们这么大惊小怪的干嘛呀!”端木烨示意在坐的各位先别激动,“反正你也不会放过龙御文的,那就不放过到底,直接绑着他去结婚就好了。”

    “登记注册啊?”龙向晴小心翼翼的问着。

    “怎么不是呢。”端木烨往龙向晴那里眨了一下眼,对自己出的这个主意兴致勃勃。

    “那他要是不肯呢?”龙向晴又问,她没那么大的把握让龙御文乖乖跟自己去登记,何况他目前对自己也是不冷不淡的样子。

    龙向阳也是为了自己妹妹的幸福不顾及其它了,直接说了句:“那枪指着他,估计他不敢不从。”

    “霸气!”龙御染表示赞同 ,又问,“需要多少人手多少枪?随时准备。”

    南宫雪轻叹一口气,这几个男人是唯恐天下不乱吧。

    百里轩也表示对此方案很满意:“什么时候?”

    “明天就是星期五了,再来就是周未。”端木烨往龙向晴那里看了一眼,“晴晴你要是等的及,就下周一,等不及就明天动手。”

    “明天!”龙向晴想都没想就指定了这个时间,择日不如撞日。

    在场所有的男人都点了点头,表示这个方案全票通过了。

    南宫雪与龙向晴对视一眼,心里只希望龙御文可以乖乖的签字,反正他能和龙向晴在一起就好。

    第二天清晨,龙御染就去找了龙御文,示意他跟自己走一趟。

    “我要去公司,有什么事啊?”龙御文看着一身正装的龙御染就觉得奇怪,“哥你不用上班嘛?”

    “今天有件大事要办,必须要你出场,去换身衣服。”龙御染很认真的看着龙御文,示意他去换衣服,别穿这样的随意,要正式。

    “干什么去?”龙御文有些郁闷了。

    “重要的事,不要让我说第二遍,你知道我的耐性不太好。”龙御染倚在门口催促着龙御文快点。

    龙御文拿龙御染没办法,只有去换了一身黑衣西装跟着龙御染就下了楼,而后就看到下面一排的黑色车子,看的到头,看不到尾。

    “这是要干嘛?”龙御文诧异了,盯着龙御染看。

    “好玩!”龙御染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就把龙御文推进了第二辆车子里。

    却见龙向阳坐在他的身边,他往龙御文上下仔细打量了一眼,淡悠悠的说着:“我身为晴晴的亲哥哥,必须要给你一些忠告,你一定要认真的听,如果以后有犯错误,小心我不放过你。”

    “你想干嘛?”龙御文越来越没头绪,这是什么情况,怎么感觉自己还在睡梦中。

    “第一,以后不管晴晴做错了什么事,永远都是你错,第二,不管晴晴提出任何的要求,你必须回答yes,不可以敷衍。第三,如果你敢看其它的女人一眼,我就挖了你的眼。第四,如果做出有负晴晴的事情,你要么躺一辈子,要么就是永远睡一辈子。”

    “你这是威胁!”龙御文气不打一出来,这个男人要不要这么的霸道,后面又说,“何况你对我说这些干什么?弄的像结婚一样。”

    “就是结婚。”龙向阳微点了点头,态度很认真。

    “你开什么玩笑?”龙御文这句话才刚说完,就看到自己的哥哥又把他拖了出来,没等他反应就扯着他往民政局里带。

    龙御文感觉这些人是疯了,百里轩把自己手里的捧花塞到龙御文的手里,轻声说了句:“记得要对晴晴微笑,要说你愿意,更要把你的名字签下去,如果签错字就废了你的手。”

    “你们这是在拍戏?”龙御文不明所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啊。

    当龙御文被推进民政局里的时候,就看到龙向晴一身白色连衣裙,正对着他笑,这笑蛊惑了他,让他在瞬间安静下来,还傻愣愣的往龙向晴的面前走过去,还真的听百里轩的话把手里的棒花递上去,却说了一句:“这是要近亲结婚?”

    “也可以尝试啊,你愿不愿意?”龙向晴对着龙御文浅笑,笑如夏花。

    龙御文还没有回答,就看到自己身边几只枪对着自己的脑袋,一时半会不知道该说什么,反正不敢说不愿意三个字。

    而此时的白青青带着人冲了进来,大叫一声:“你们龙家的人都是强盗嘛?居然联起手来抢我的男人!”

    龙御染看着一脸凶像的白青青也是呆住了,他忘记了应该想出一条计策来阻止这个女人的出现。

    在场的人都呆住了,龙向晴气定神闲:“是想来参加我婚礼的嘛?非常欢迎。”

    “他是我男人,你的未婚夫是白成俊!你凭什么要枪御文!”白青青才不怕那些枪,直接就站到龙御文的身边,瞪着大眼睛犀利的看着龙向晴。

    “你好像弄错了,我老公是龙御文。”龙向晴底气十足,又将龙御文拉进自己的身边,“御文,我们去登记。”

    “你放开他!”白青青也在一边扯着龙御文,“他根本不想娶你,你为什么要勉强他,他是我爱的男人,应该跟我在一起才对!什么时候能轮的到你这个小侄女了!”之后又往龙向阳,龙御染,端木烨,百里轩那里望过去,不屑的说着,“你们龙家人就是这样的肥水不流外人田嘛,居然要出这样的事!”

    真是一个重大的失策啊,忘记了白青青这只母老虎了,只有百里轩一个人觉得白青青可爱极了,这货就是口味极重。

    在龙家人都被白青青骂的一愣愣,也不知道该怎么回驳,更关键的是龙御文至始至终没有开口说一句话,让所有人对他的态度摸不到头脑。

    当白青青要牵起龙御文的手拉他走的时候,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青青,你也该闹够了,龙御文可是你的亲生哥哥。”

    这又是重量极的消息,所以有都以为自己进入了不明模式,以至于耳朵出现了幻听。

    白青青往门口看过去,看到夏沫跟她哥哥白成俊一起走了进来,她哆哆嗦嗦的问,“哥哥你刚才说什么?”

    龙御文也很诧异的看着白成俊,所有人都是一个表情。

    “他是我弟弟,是你哥哥。”白成俊又说了一遍,往白青青面前走过去,却见她泪眼朦胧,嘴里念叨着,“这不可能!你骗我!”

    “你冷静一点!”白成俊双手紧握白青青的肩膀,“他真的是你的亲哥哥,dna的检验报告都出来了,你可以自己看看。”

    “你是不是疯了!?”白青青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一把推开白成俊,“你是我亲哥哥,你居然来对我说这样的话!”

    “对不起,青青,你先别激动。”白成俊示意白青青先冷静,好好的听自己说。

    “我不想听,你们都是骗子,全是骗我的!这不可能!我不相信!”白青青只觉得自己眼前一黑,就晕倒在地上。

    夏沫连忙上去扶住,白成俊想一把抱起白青青,却无奈没有力气。

    这时候的百里轩发扬了英雄救美的本质,抱起了白青青,往楼下车子里去。

    所有人也一起跟着下了楼。

    龙向阳和龙御染问着白成俊一些有关的事宜,白成俊一一解答,并且把那份报告递到龙御染的手上:“你们看看吧,我并没有说谎话。”

    “现在你们是要让他认祖归宗了?”龙御染问,他还不想刺激到自己的妈咪,所以这件事情必须妥当的解决。

    “他必须姓白。”白成俊有心事,却不能跟龙御染和龙向阳他们说,“何况他姓白,连白家跟龙家之间的婚事也不用取消,也不会让人看笑话,一举两得。”

    龙向阳往白成俊那里望过去:“你就甘心把晴晴让给御文?你是认真的?”

    “说真的。”白成俊不是不爱龙向晴,只是他力不从心,不给龙御文又能怎么样呢,之后又说,“让我下车吧,我跟夏沫还有点事要谈。”

    “没有其它的话要说了嘛?”龙御染又问。

    “我只是希望你们龙家可以深明大义,当初的事情也就不深究了,只要龙御文姓白就行。”白成俊长叹一口气,看到车子停下来之后就下了车子,往夏沫的车子上去。

    夏沫看到白成俊的脸色不太好,就说:“我现在就送你到医院里去。”

    “对谁都不要说,我不会领御文的情,也不想欠了他!”白成俊心里是对龙御文介怀的,他没想到跟自己抢女人是自己的亲弟弟,但是白青青的打击似乎比他更加大。

    她一直以为龙向晴跟龙御文有血缘关系而不能结婚,搞了半天原来她才是龙御文的亲生妹妹,让她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之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好几天。

    白成俊这两天已经住院治疗了,医生说他的情况不太好,这让夏沫很着急,但是没有白成俊的答应又不敢对任何人说,但是看他一天比一天憔悴下去也是无心不忍。

    “医生,这骨髓到底有没有合适的?”夏沫问,“他现在这样的情况到底能不能痊愈?”

    “他还有其它的兄弟姐妹嘛?”主治医生的脸色有些为难,又说,“白小姐的并不匹配。”

    夏沫趁着白青青晕倒的时候,就带到医院让医生抽血,但是依旧不匹配,所以才让她很急,又问:“那要怎么办,我不可以眼睁睁的看他去死的。”

    医生轻叹一口气:“我会继续想办法的。”

    夏沫看着病床上的白成俊那么痛苦也很心疼,她走到他的身边,安慰他:“医生说会尽快有消息的,你不要太过担心。”

    “生死有命,何况御文回来了,对爹地妈咪也是一个安慰。”白成俊露出一丝苦笑。

    “你在这里好好休息,我回去会所一趟。”夏沫边说着边要转身离开,却被白成俊拉住了手,“夏沫。”

    夏沫看着白成俊牵着自己的手,问他:“你怎么了?”

    “多谢你陪在我的身边,能不能帮我把车子上面的那个包裹拿过来,我怕我再不看,就没机会可以再看了。”白成俊轻叹。

    夏沫在瞬间连眼眶都红了,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安慰了两句就走出了病房。

    她不管白成俊会怎么想,直接就打了电话给龙向晴,告诉她关于白成俊的事情,求她让龙御文救救他。

    龙向晴也是一愣,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连忙就把事情跟龙御文说了。

    “他既然是你亲哥哥,就必须要救他!”龙向阳盯着龙御文看,示意他不能拒绝。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而且你还不能告诉他,他现在很固执,不接受任何的帮助。”夏沫急的不行,就希望龙御文能够答应。

    龙御文也很大气,突然轻笑起来:“他是想一走了之,再丢个烂摊子给我吧。”

    龙向晴以为龙御文不会答应,又说:“御文,你无论如何都要帮他。”

    这件事情其实没想像中的那么难解决,而且龙御文的骨髓是匹配的,这让主治医生也很兴奋,立即就给白成俊做了手术。

    而且经过大家的努力,还将这样一件大事瞒住了白氏夫妻。

    龙御文是和龙天琪一起去的白家,所以就算白成俊不陪同也说的过去,一家人把话都说开了。

    “当初是我们不对,但是毕竟孩子也养那么大了,而且我内人也舍不得,所以我们一起商量个比较好的对策吧,双方都不为难。”龙天琪也感觉自己脸上过不去,却不得不来说明此事。

    白氏夫妻也没怎么样,毕竟孩子在龙家也没让他吃过一点的苦,又养的这么好,想想过去的事情也就算了,只要能回来就好。

    “御文必须姓白,关于这一点不能退让。”白太太对这一点不能妥协,自己的孩子必须要认祖归宗。

    “这个可以,但是我们龙家要收御文为义子,他还是慕舒的孩子。”龙天琪说出了自己两全其美的办法,又继续讲,“而且白家和龙家的婚事也一并进行,但是我们晴晴要嫁的是御文,不是白成俊。”

    白氏夫妻对于这点也没有异议,因为之前白成俊已经电话告诉过他们,所以也就同意了。

    等龙御文和龙天琪回来之后,白成俊的病情也稳定了不少,并且手术相当成功,又没有并发症,这让夏沫深感欣慰。

    “你最近身体觉得怎么样?”龙向晴问着病床上的白成俊。

    “好了很多。”白成俊示意龙向晴不用担心自己,又说,“晴晴,你已经决定了?”

    “成俊,珍惜眼前人吧。”龙向晴把夏沫的所作所为都看在眼里,就劝白成俊可以发现有人比自己更适合他,就旁敲侧击起来,“夏沫这么对你,你该欣慰的。”

    白成俊也仔细想过夏沫为什么这样的对自己,这段日子如果没有她,自己恐怕也熬不下去。

    “你让我拿的包裹在这里。”龙向晴将一个包裹交到白成俊的面前。

    白成俊打开了一看,是好多的信件,那时候年轻的时候跟一个姑娘通的来往信件,他到此刻才恍然大悟:“难道是她。”

    龙向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问:“这些都是什么呀?”

    白成俊一直以为幸福很遥远,却没有想到离自己是如此的近,就一直在自己的身边,只是从没发现,希望现在一切都还来的及。

    夏沫做好饭菜之后就往病房去,才刚走到门口就看到白成俊拿着一些信件,而龙向晴就站在一边,她原本转身要走,却被白成俊眼尖看见了,对她喊了声:“夏沫,你进来。”

    夏沫深吸一口气,只能转身走进了病房,把菜端到桌子上:“是吃饭的时间了。”她不敢去看那些信件,因为那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白成俊与自己的来往信件,她一直想找机会对他说,但看到他迟迟都没有看到那些信件,又跟龙向晴有婚约,所以就把这个秘密放进了肚子里。

    龙向晴见夏沫来了,就说:“我先回去了,还有点事要办。”

    白成俊没有留住她,等她离开之后就问夏沫:“你是不是跟御文说了我的病,所以是他给我配的骨髓。”

    “是命重要,还是赌气重要?”夏沫很认真的看着白成俊。

    “为什么?”白成俊又问。

    “什么为什么?”夏沫明知故问。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白成俊又耐着性子问,之后又将手上的信件递到夏沫的手上,“我怎么就不知道原来是在跟你通信,但你那段时间怎么就消失了?”

    “因为出国了,又被哥哥管着,所以通信也不方便。”夏沫实话实说,“等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爱上向晴了。”

    “对不起。”白成俊低着头道歉。

    “没什么的。”夏沫把饭菜都拿出来:“先吃饭吧,一会就都凉了。”

    白成俊望了夏沫一眼,也终于没说什么。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光阴似箭。

    龙向晴这一天约龙御文一起吃饭,但是他又说在忙,于是就不打扰他,悄悄走进他的身边去看,却见他手上拿着一份别墅的设计图稿,立即拿起来看,又用诧异的眼神往龙御文望过去:“这是什么东西?”

    “没什么啊,就是看到,所以设计一下。”龙御文的眼神闪烁。

    “哦。”龙向晴没有说什么,之后说,“我们回去了,已经是下班时间了,一起去吃饭。”

    “今天去哪里吃?”龙御文问,他最近的态度变的稍比以前要热情一点,而且跟龙向晴俨然像是一对情侣了。

    “我今天回家做菜给你吃吧。”龙向晴对龙御文眨着眼睛,示意他跟自己回去。

    龙御文没有拒绝,整天在外面吃也会吃腻味,于是就跟着龙向晴回了自己的公寓。

    龙向晴不动生色,坐在副驾驶里一句话都不说,就在心里盘算着该怎么回去找龙御文算帐,她心里带着一股子的气,正想着该怎么出气。

    但是龙御文却不知道龙向晴在想什么,二个人一起到了家里。

    龙向晴往沙发上一坐,对着龙御文说:“御文,我不想要泳池了,也不想要阳光花房,干脆简单一点就好了。”

    “那不行,你不是说过你喜欢嘛?”龙御文脱口而出,之后就感觉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

    龙向晴嘴角轻扬,直往龙御文面前走过去,拉住他的领带就往房间里拖,龙御文以为她要干嘛,心里还美滋滋的,想着原来她回家就是要来吃自己的。

    “你说,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喜欢游池,阳光花房的?”龙向晴将龙御文一把推倒在床上,就直接整个人跨坐上去,“今天给我说老实话,否则我跟你不客气!”

    “我听不懂你说什么?”龙御文还在装糊涂。

    “那行,你不说实话是吧,那我明天就嫁人,反正不会嫁给你!”龙向晴刚要走,却被龙御文给拦住了,很泄气的问了一句,“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的?”

    “之前就隐隐约约知道了,但是在今天肯定!”龙向晴讨厌龙御文居然骗自己,恶狠狠盯着他,“你居然敢骗我!真是太王八了!”

    “我错了,我错了,我让你打!”龙御文装的也很辛苦,每次龙向晴向自己献殷勤的时候就很想给出回应,但是看她这么在乎的样子就忍着,然后忍着忍着就非常享受龙向晴这样的对自己,就更加不想说了,所幸就干脆装到底算了。

    但还是被龙向晴给看出来了。

    “你确实该打!”龙向晴气不打一出来,嘴里还不忘讨伐他,“当初白青青那么对你,你特别受用啊,害我在一边抢的那么辛苦,你是不是都笑开了怀!”

    龙御文抓住龙向晴,一个翻身把她压倒在自己的身下,温柔的说:“那我就在今天好好的补偿你。”

    “你想的美!”龙向晴膝盖抬上,踢在龙御文的重要部位,接着就起了身。

    龙御文长叹一口气:“你这样是不对的,你知不知道这个很重要,我不想将来你嫌弃我啊!现在已经受伤了,不知道还能不能用了!”

    龙向晴才懒得理会他,自己刚才明明就没用什么太大的力气,拿起自己的包包就打开了门,准备出去吃饭。

    龙御文又急了:“向晴!晴晴!你等等我!”

    两个人打打闹闹的,又回归到了龙御文追着龙向晴的戏码。

    “我说你俩现在是什么节奏啊?”夏沫和南宫雪都看不懂了,怎么龙向晴又变回以前那态度,而龙御文却是在后面穷追她不舍。

    龙向晴只是笑,却不说话,其实关于结婚的事情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到那一天就行了。

    总之龙家人的婚礼就没有简单了事的,何况白家也想办的热闹体面一些,一来是因为找回了失散多年的儿子,二来是白成俊病愈,再者又是结婚,当然越盛大越好,终于两家人又找到了可以热闹的正当理,搞的比龙向阳结婚那一次还要隆重。

    而且之前龙向晴又跟南宫雪一起离开了婚礼现场,让龙御丞叶初月和南宫非凡,陆晓竹他们累的半死,所以这一次好多人都盯紧着龙御文和龙向晴,不准他们私自丢下宾客去度密月。

    “你们看到晴晴没有?”龙御文急的不行,他一直在后悔自己不应该欺骗龙向晴的,但关键他当时就是想跟她重新开始所以才使了这么一个小小的计策。

    之后被她戳穿以后就对他忽冷忽热的,今天是结婚的大日子,居然还没有看到她的人影,实在是有点些焦燥。

    “你别急,她在化妆间呢。”端木烨示意龙御文别像个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的。

    “你怎么能理解我的心情呢。”龙御文是有苦说不出,而后就给龙向阳去了一个电话,问他龙向晴是不是在他的身边,示意她接下电话。

    龙向晴此时正在化妆呢,接过电话说了一句:“你再这么哆嗦,我就真的不出现了。”

    龙御文是怕妻一族,马上保证:“好,我在神父面前等你,绝对不再多说一句,你赶紧,免得我因为思念你过度而晕倒!”

    龙向晴嘴角轻扬,挂下了电话,又照了照镜子,心里暗想自己终于嫁出去,可以跟龙御文一辈子打情骂俏了。

    婚礼很成功,所有人都送上最真挚的祝福,只是白青青没有来,她到现在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只能出国散心,百里轩想着到时候他就替所有龙家人去安慰安慰她好了,很有一些当年百里齐追着顾染歌的节奏。

    白成俊特别送上礼物给龙御文和龙向晴,而夏沫则是包了一个很大的红包。

    龙向晴看着夏沫,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着:“你也该结婚了吧,一会要把我的棒花接住哦。”

    夏沫低着头,笑的有些尴尬,她倒是想结婚,但是却不能够。

    龙向晴根本就是有心把棒花丢给夏沫的,但是偏偏她的手劲用的过大,一下子就丢远了,居然让白成俊给接到了。

    “怎么就相差这么大呢。”龙向晴轻声说着,而龙御文却不以为然。

    只见白成俊把那束花送到夏沫的面前,单膝跪地:“夏沫,嫁给我吧。”

    全场一片哗然。

    龙向晴没想到白成俊这么浪漫风情,往龙御文那里看了一眼:“他是不是认真的?”

    “当然是认真的,夏沫为他付出这么多,他再不感动就是傻子了。”龙御文笑的很帅气,单手搂住龙向晴的腰际,又悄悄在她耳朵边上说,“刚才他那招还是我教他的。”

    “你们真好兄弟了?”龙向晴问。

    “当然,我们原本就是亲兄弟。”龙御文意味深长的笑了。

    当时龙御文有专门找白成俊聊过,因为龙向晴把自己当初结婚的原因告诉了他,而且也解释了她上次被白青青灌醉的来龙去脉,算来算去之后才发现白成俊就是最无辜的那一位,成了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炮灰。

    所以龙御文决定跟白成俊合解,而白成俊也知道龙向晴爱的人是谁,更何况他有第二次的生命也是因为龙御文,所以两个人抛开一切的前嫌,握手言和了。

    并且还提到了夏沫,龙御文的意思是别让自己后悔,该争取的就该争取,何况那样的女生不可多得,如果他不下手,说不定就要被端木烨给抢了去。

    白成俊单独冷静了几天,才终于想清楚他想跟夏沫在一起,已经离不开她了。

    龙向晴看着白成俊牵起夏沫手的那一刻终于也释怀了,靠在龙御文的怀里,轻声说:“这才叫皆大欢喜。”

    ----------------

    正文番外全部结局。谢谢亲们一直以来的支持。

    支持初初的亲们,可以移步去看初初的新文《总裁老公很闷骚》。这些字数是免费的!

    《天才儿子迷糊老婆》,从连载至完结,从未断更过一天,一直保持至少日更六千字以上。如今完结了,初初希望能有一个完美的句号。不求票特多,只求曾经喜欢过蓝蓝和笑笑的姑娘们能投上支持的一票。初初拜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