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44 完结章

    由于第一胎是顺产的,所以医生建议乔夏羽继续,必竟生了一胎,第二胎就不会太久,但就算这样,也疼了乔夏羽一夜,在近产房的时候,权澈准备进去,却被乔夏羽死活不肯,最后,权澈还是被关到了门外。

    乔夏羽才不想让他看到了呢!这样以后会有阴影的。

    在折腾了两个小时,乔夏羽的第二个孩子胜利生下来了,孩子非常健康,重达七斤二两,生下来就哇哇大哭,在洗干净之后,护士就说让权澈抱一抱。他看上去倒是颇为镇定,依旧那副运筹帷幄、万事万物尽在他掌控之中的样子,但谁都看得出来,他很紧张,很激动,只是强持镇定而已。

    孩子生得很漂亮,而且还真得像乔夏羽,小巧玲珑的,头皮又密又黑,一双眼睛生下来就很晶亮有神,只是一副红彤彤的样儿,不过,孩子父母的长相摆在这里呢。

    “看看咱们的女儿吧!”他把孩子抱到了她的身边,给她看着。

    乔夏羽强力撑起自己,将女儿给揽到了怀里。女儿闭着眼,安静地睡着,是怎么看,怎么让她喜欢。自家的孩子嘛,哪个在父母眼里不是天使?!

    她伸出手指,轻轻地摸了一下女儿的小嘴儿。嫩嫩的,真可爱。而恰好,女儿的小嘴突然就张开了,就着她的指尖,竟然微微地吸吮了一下。那软软的感觉,即刻让乔夏羽的心酥软了。看着这孩子,她觉得这怀胎十月受的苦值了,太值了!

    男人伸手,轻轻地擦着她汗湿的额头,磁性的声音藏着万分柔情。

    “老婆,辛苦了。”

    怎么会辛苦?!

    “我不知道有多高兴呢!”她双眼亮亮地看着他。

    他明白的,低下头来,轻轻地啜吻她的额头。

    “累了吧,睡会儿吧,这里有我看着。”

    生的确是累的,在用力的那个时候,她脑海里全是他的身影,能让她坚持生下来,也全是因为有他的支持,都说女人生产就像是走了一趟鬼门关,她自然没这么严重,而且,产房里有最好的产科医生在陪伴,再大的危险也可以得到最快的解决,可是要酝酿力气把孩子给生出来,也是耗尽了她全身的力气。

    “嗯。”

    她乖乖地闭上了眼,和两个孩子一起,安心地睡过去了。

    反正,自家男人在这呢。有他在,她安心的很。

    醉来的时候,小乖已经进来了,看着她虚弱的模样,他心疼极了,一会儿问她渴不渴,一会儿问她饿不饿,一会儿又抓耳挠塞的不知所措,但他更新鲜的是看他的妹妹,看着那小小的人儿,他双眼满是惊喜。

    乔夏羽睡过去之后,很多人得到消息赶过来探望了,见她睡着了,不好打扰,就去逗弄小宝宝了,也是方便大家的探望,所以小婴儿就被放到婴儿小推床上去了。乔夏羽则单独睡在床上,由权澈守着。基本上除了几个关系特好的,就没人敢过来打扰。

    乔小乖喜滋滋地把尚且还睡着妹妹给推了过来。躺在襁褓里的小娃儿安安静静地睡着,一副不被打扰的样子,像个小天使。乔夏羽看着,目光就如水一般地柔和了起来。

    权澈伸手将婴儿抱到了她怀里,让她靠在了床上,好方便她喂孩子,一般初乳是最有营养的,那婴儿以身俱来的吸吮能力在触到她的奶t时,自动的就吮住了,乔夏羽弯起嘴角,脸上是做为母亲的自豪和满足。

    接下来,便是取名字了,这交给了权老爷,他似乎早就想好了,而且名字相当有喜感,“权佳乐。”

    全家乐

    乔夏羽在听到这个名了时,差点笑了出声,权澈也无奈的摇头,不过,这孩子的出生的确如她的名字一样,让整个家庭都溢扬着快乐的气息。

    乔夏羽的房间里充满了笑声,那是权老人看着孙女那不时的怪表情,而一个劲的喊着,“小祖宗哟!哎哟,看看,这眼睛又黑又亮,简直活灵活现的。”

    “妹妹好漂亮呢!”乔小乖也崩哒在旁边,一会儿要去摸一下她的小脸蛋,一会儿又去亲亲,就是闲不住。

    而这时,门外有人走了进来,乔夏羽抬头怔了一下,是权菲,她微微喘着,可见她是急急赶回来的。

    “生下来了?”她快步走到母亲身边,看着那小小的肉团儿,笑了起来,“好可爱啊!”

    说完,她扬眉很自然的叫了一声,“嫂子,幸苦了。”

    这一声叫,亲切的仿佛已经完全当乔夏羽成了嫂子那般,乔夏羽一怔,接着,弯眉笑了起来,“没什么,一切幸苦都是值得的。”

    小菲抬头看着她,两个人都相视而笑。

    “漂亮的妹妹,像妈咪!”旁边的乔小乖说道。

    “可不,长地像小羽,是个小美人胚子呢!”权妈妈喜滋滋地评论着,从额头到嘴,细数着她哪里比较像。

    被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小佳乐似是有些害羞了,使劲地往权夫人的怀里钻。她心疼不已,立刻就抱紧了她站了起来。

    “好了,好了,别吓到宝宝了。”

    说着,抱着孩子朝乔夏羽怀里放去,乔夏羽掀开衣服给她喂奶,她的奶水很足,小佳乐吸得有滋有味的,吞咽声很响,又逗得人哈哈笑了。

    乔夏羽这胎养地好,各种营养汤,还有四季不断、可以敞开了吃的水果,表现在孩子身上,便是眼大脸白,然后头发也浓密,一看就知道在母亲的肚子里吃地很好。而吃的也不少的干果如核桃、开心果等,看上去也发挥了作用。小小的便瞧着蛮机灵的。

    权老夫人还找人算了命,说这孩子是大富大贵之命,天生带贵气,有福之人。

    晚上,乔夏羽睡得很不安生,老想着宝宝,不过,那边已经有两位月嫂在轮留着照顾。

    “怎么了?要不要让宝宝来和我们睡?”权澈搂住她。

    乔夏羽笑着摇摇头,她现在身体不灵活,要他一个人把屎把尿还不累坏他,她看着老公那英俊的面容,这些天都被人围着,她也不能好好的看看他,嗯,他脸上也泛着疲倦感,也幸苦极了。

    “老公。”她扬起红唇在他的侧脸亲了一下。

    “嗯?”

    “老公。。。”她也不说,只是低低的唤着,充满了缠绵之意。

    “怎么了?”他看她,却发现她小脸红红的。

    “没什么啦!就是想亲亲你了。”乔夏羽羞羞的说,说完便想继续睡觉,可哪有这么容易的!不亲地他满意了,他哪能放手?!

    所以,她很快就发现,她亲了之后想退,可他却不给她退,大掌强硬地扣着她的后脑勺,开始化被动为主动,灼热地深吻。熟悉的狼舌卷着她的小丁香,带来一股熟悉的灼热感,火辣辣地让她觉得便是连嘴都烧了起来。她娇哼了一声,身子就有些发软。即刻就感觉到横过来一掌,将她的腰肢给扣住了。纵然因为怀孕,她丰满了不少,而这腰也并没有因为娃娃出了世而瞬间瘦回原来的杨柳腰,可男人抓着她,依旧轻轻松松的,且让她无法逃脱。

    唇瓣撕磨,两舌纠缠,简单的动作带起的依旧是强烈而复杂的情热感觉。她的脑子有些晕乎乎了起来,半眯着眼,有些失魂地跟着男人的动作动着,然后略有些迷糊地觉得男人似火是啃起了她的脖子,然后一路往下……

    她低低呻吟,脚趾忍不住缩了缩。

    他埋在她的胸前,一声低咒,拔起了脑袋,又将她的衣服给合拢了。

    再弄下去,他可就是玩火**、自我折磨了。她现在这身子,根本就不能承受他。

    不过,带着奶味的迷人的**倒是让他想起一事来,然后某个念头一下子就有些强烈了。

    但他知道这个时间,想也没有,只得热热地连吻了她好几下,才让她睡觉。

    家里有个小孩,似乎事情一下子就多了起来,每个人都忙得不亦乐呼,这个抢着抱,那个抢着抱,怎么抱也抱不够。

    但要是一哭起来,那可是心疼了一干人了。

    但见这个小女娃娃那点点碎泪在胭脂色的眼眶中浮浮沉沉,明明灭灭地闪烁着,看了让人心软的一塌糊涂。刚哭过的黑亮的眼,蒙着一层泪雾,犹如会说话的小星星,一闪一闪地会说话一般。一笑,上挑的眉角,让一双大眼微微偏于狭长,显露出了最稚嫩的妩媚,带着孩子式的娇气,让人心怜、心爱。颜色虽然淡但可以看出美好弧线的小眉头,白嫩嫩地比那上好龙眼还要柔软诱人的肌肤,还有那一张最可爱、最诱人的花瓣儿一般的小嘴,让这一张带着点婴儿肥的偏于瓜子型的脸生动地犹如一幅不可估量的绝世之画。

    怎么会有这么可爱漂亮的女娃娃啊!

    每个见到小佳乐的人都是这么赞叹着。

    百日宴之后,小佳乐就开始学翻身了,那叫一个利索,粉嫩嫩的肌肤白里透红,一双大大的眼睛,而且搞怪的表情也很多,直乐翻人了,权澈更是时时的抱着不撤手,每个亲友过来要抱一下,很快他又抢了回来,就生怕大家太开心会不小心摔下来似的,那叫盯得一个紧。

    有时候他那眼神一凌厉起来,可是很吓人的,所以,乔夏羽在旁边总叫他淡定,让他乖乖把女儿送出去给别人多抱几下。

    在百日宴之后,乔夏羽的生活丰富多彩,每天与小家伙斗争,虽然身为豪门富太,可是,她坚持要自已亲自带宝宝,那份小心和勤快,让人赞叹。

    每天的下午,她会坐在花园里,抱着宝宝与小乖一起,等待着迎着夕阳之光看着回来的男人,看着他一步一步地走近她。夕阳为他高大的身影,添加了淡淡的金辉,瞧着,他整个人就像是会发光一般。他的身后,晚霞布满了半片天,红艳艳的、金灿灿的,看着似乎是远的,又似乎是近的。阳光,让她的视线略微有些模糊,一晃眼,就感觉他像是从那边如火如荼的晚霞中走出来一般,就像是一尊神祇,高大地不可思议,尊贵地让人目眩神迷!

    而他,的确是神祇,是她生命中的神!

    遇到他,这该是何等的三生有幸,让她得以和他相遇,得以得他怜爱,得以得他守护!

    嘴角边的笑,便不自觉地变得灿烂了。

    男人走近了,弯下了腰来,于是,就在她身上落下了淡淡的阴影,却将她给笼罩入了。

    于是,在那一刻,她的眼神又复清明,瞧着他由神祇转变为了凡人,变成了她的男人!

    “小羽!”

    男人含笑呼唤,接过她手中的可爱女儿,在那粉嫩嫩的脸上亲了又亲,似乎怎么也溺爱不够,而这个时候,他摸了摸儿子可爱的头,那低沉的笑,尽显父爱,朝身边的小女人摊开了手掌。

    而已经恢复身材的女人狭眸略一眯,妩媚风情一现,笑笑着,将小手搭在了他摊开的大掌上。

    那手,骨节分明,厚实又温暖,彰显的力道又是那么地让人安心!

    她抓紧了,他也抓紧了,她觉得好暖,很有安全感。

    两双目光交炽在一起,从披此眼中看到了对方那份执男之手,与子偕老的永恒感情。

    只想说,有你真好。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