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夺门之变 第五卷 权倾天下 第六百九十六章 屏息

    第五卷权倾天下第六百九十六章屏息

    就在京师九城四处都平安祥和,安享太平之福的时候,东西长安十里长街上却是突然热闹起来。

    不少官员骑着马,或是坐着马车,经由长安街向着皇城方向赶过去。

    居住在附近的坊市胡同里的居民有不少被惊醒,点灯起来,看到这样的情形,除了少数没心没肺的人,多半的人都是皱起了眉头。

    就在几年前,南宫的太上皇返回禁城时,依稀也是这样的天气,这样的闹腾法。

    再后来,就是曹石之变,那个叫闹的邪乎,阖城不安,死的人不知道有多少。现在的人,就是担心再有一次曹石之变!

    “瞧着邪乎啊。”谭青跺了跺脚,眉头紧皱,盯着不停奔向皇城的皇亲贵戚和大臣们。

    他已经是京师巡防衙mén的副总兵官谭青,从百户官到佥事都督,巡防副总兵,这仕途算是得意了。

    但是和已经封了伯爵的李瞎子和余佳几个相比,却又是差的远了。

    便是他的上司曹翼,从一个护兵头儿到提督军mén,和刘勇老爷子一起,也是封了伯爵。听说这是太保定下的新规矩,武官的总兵官应该是最高的职位,不可滥授,一旦授给总兵官一职,就是一军之长,需授伯爵以示尊重。

    用太保的话说,国防实在是一国安危的保障,宋人只重士大夫,藐视武臣,结果如何?两个皇帝叫人逮了去,一个熬油,一个用马踩死,这般惨事,岂能再现于大明今日?

    有这么一个叫人觉得心服提气,又是所有武官保障的大都督太保大人,再加上军器供给,军法,训练,后勤都有保证,这几年来,大同和延绥方向把保喇打的龟缩,不要说犯边了,连自保也是难了。

    边境的明军是连连出击,太保的战法就是车阵在后,骑兵抄掠,不停的蚕食和威胁敌人的牧场,同时辅助的不是长城,而是不停向前推进的堡台,以火器守备,一个三层带防御工事的城堡,可住百余人左右,积粮足食,百来人可以守住数千人的猛攻,有这种硬钉子在,又使北虏不敢随便南下,甚至牧民不能牧马,只能步步退缩。

    到这种地步,北虏被彻底击跨消灭,只是时间问题了。

    余佳的打法是这般,而辽东那里李瞎子和任怨就更野蛮的多。以三万左右的缇骑配合数万边军骑兵,先是轮番上阵练兵,叫士兵见血。

    缇骑和边军都是张佳木花费重金养起来的,从兵器到甲胃,都是一等一的jīng良。人选也是jīng挑细选,没有武艺和胆气的绝不可能入选。

    就是军官,也是在缇骑教导队中训练多时,讲武堂还没影的时候,缇骑的教导队就已经开办多时了。

    讲武堂毕业出来的武官也是第一时间就补到辽东边军和缇骑中去。这几年时间,缇骑和边军们越杀越勇,已经远非当日吴下阿蒙。

    已经困拢大明数十年的辽东兀良合部,现在几乎被杀的只剩下少数丁壮和妇孺了。就算如此,张佳木也不准停手,已经下令缇骑和边军一起向北方扫dàng,不停的建堡巩固地盘。

    至于土地,虽然辽东一路向北越来越冷,但也有大量的良田可以耕作。至于林地和河流里更是数不清的特产,比人胳膊还长的鱼,抡起bāng子就砸到狍子,实在是上天赐给的一块良田美地。

    这么样的好地方,当然不能给胡虏继续糟蹋下去。

    从山东、山西、直隶一带,每天都有大量的百姓沿着修好的官道向辽东前进,每户都可以有百亩土地,官府无偿提供农具和种子,还有马匹和耕牛,房舍也可以由当地厢军帮助修建。

    这么好的条件,陕北那些条件太恶劣的村庄已经迁走不知多少人。故土难离,但那是没有组织的前提下,现在有组织的劝导这些地方的百姓整村整村的迁走,沿途费用全部由官府承担,而且还提供医yào和向导,在当时的情形下,明知道出mén十之**会死,还是有不少人走西口,闯关东,现在有官府这般帮助,愿意摆脱困境的人,自是越来越多。

    光是天顺四年一年,从陕北就迁走了超过一万人。

    如果不是顾忌到当时的jiāo通和房舍建筑的速度,还有疫病等不可控制的天灾,所以把人数压住了,不然的话,翻上几番也不是难事。

    就算这样,张佳木也有信心在十年内,把辽东充实到三百万汉人以上。

    这样,到了原本时空的明末时期,在辽东最少有超过一千万以上的汉人,根本就没有什么渔猎民族的生存空间。

    虽然做足了功夫,边军也没有闲着,原本的建州卫在这个时空根本就不复存在了,尽管李瞎子等人不知道太保为什么忌惮一个人口稀少的弱小部族,但还是遵从命令,建州诸卫,除了被送到内地分散居住的妇孺外,几乎就被全灭了。

    这自然是小事一件,几乎没被列入缇骑和边军的武勋之中。

    边境太平,明军是追着北虏打,回想土木年间的旧事,叫人如有恍若隔世之感。

    这一切的功劳该算在谁身上,不要说朝廷上层,便是中下层的武官和普通将士,也是心中有数。

    至于在民间,张佳木的评价形象已经好到无可再好,免费的学校,赋税调整后的高效公平,官府的廉洁与行政能力,司法独立后的判案侦查能力,几年之间,越是繁华地区,越是jiāo通便利的地方,便越可以更早的感受到了这种叫人欢喜的变化。

    最多十几二十年后,整个中国都会变化的更深入,从教育到官场规则的改变,犹为深远,时间越久,人们的感受就会越深。

    一切顺畅,却不是武官之福。

    时间越久,谭青就会相信大明会越来越太平。

    因为这一切都是张佳木在主导,大明在他的指挥下在改变着。一天比一天更强大。在当时大明人的认识中,除了北虏也没有人能威胁到大明的安全。而张佳木已经在做铲平北虏的工作,不仅在做,而且一定会成功。

    这么一来,武官会渐渐无事可做,谭青的封侯梦,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做成。

    现在这会儿,天气冷的能冻掉鼻子,却是不断的有大臣赶向宫禁,宽阔的长安街上官人不断,谭青的眼神变的锐利无比……难道,这就是一次机会?

    不过,很快他便知道自己想的太多了。

    没过一会儿,两车同时经过,从执事的内容到规模,不必说,一个便是大都督太保张佳木,另外一个,便是太傅丞相中书令李贤。

    这两位,现在算是大明最有权势,亦是最有声望的两人。

    而主持议院的彭时,还差的远。不仅是资望上差的远,实际对政局的掌控力,也是差的很远。

    至于军方对议院的反感,就更加不必多说了。

    “前面是谁在巡街?”

    谭青等人自是不敢拦张佳木的车驾,相反,每人都是背对车驾,兵器也是反了过来,这样在护卫的同时,也不曾冒犯张佳木的仪卫。

    不过他们避开,张佳木却是下令停车,等谭青上前来,他才微微一笑,对着谭青道:“原来是你,你在,我便放心了。”

    谭青心中一暖,单膝跪地,道:“太保有什么吩咐,请说给标下,标下一定会办的妥妥当当,不会叫太保悬心。”

    “没有什么,没有什么!”张佳木沉yín了一下,又道:“和曹翼说一下吧,今晚京师加强戒备,如果要戒严全城,我会派人和你们说。”

    “啊?”

    现在各种法规条例都很完备,负责京师治安的都需记的清楚,戒严是京师治安手段中最严格的一项,大令一出,任何人不准上街,不论白天黑夜,市场关闭,行人绝踪,应该说,是一种最后的防范手段。

    “应该不至于如此。”张佳木反而又安慰他道:“皇上病重,怕是撑不过去。我想,事先有点准备,较为妥当。”

    “原来如此!”

    这么一来,谭青也是明白过来了,原来是皇帝病重!

    现在的这位君王,说不上多优秀,但从正统到天顺,也算是历经风雨,而且,国有长君,社稷之福,皇上再怎么说也不是太糊涂,且现在君臣相安无事,彼此制衡,整个大明平稳有秩序,万一有什么变故,那可就是难说的很了!

    想到这里,谭青自然也是心头沉重,当下便答道:“请太保放心,标下现在就派人知会曹军mén,再下来,今晚不再休息了,就在各地巡查,防止人出头闹事。”

    “好,就是这样。”张佳木匆忙一语吩咐了,便露出急切之sè,只道:“前头李相国在等我,不能再耽搁了。”

    不等他说完,驾车的驭手已经赶车前行,事情紧急,万一张佳木赶不到皇帝断气之前,那可是一件非同寻常的失误!

    寒风呼啸声中,长长的队伍奔向长安左mén,隔的老远,借着月sè清光,似乎也能看到宫中大mén已经打开,一路灯火通明,整个大明,就在这一瞬间,屏住呼吸!